当前位置
新闻详情

一部手机挂号缴费将成为现实

浏览数:171 

去医院看病,挂号、候诊、缴费、查取检测报告,将不用再排长队,通过手机就能参与各个就医环节——这一“未来医院”的设想,8月18日在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东院变成现实。据上海市政府网站刊文称,不久的将来,上海还会有几家大型三甲医院将搭建这一移动医疗服务平台。

目前,上海多家医院在移动医疗领域有着诸多破冰尝试,包括微信预约、支付宝移动医疗服务平台、谷歌眼镜手术等最新技术应用,不过在专家看来,移动医疗还只停留在初级水平,难以满足医院的专业需求。

牵手支付宝实现“移动就医”

一妇婴是上海首家实现“移动就医”的三甲医院。从8月18日起,用户只需在支付宝钱包的“服务窗”中添加并关注“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绑定自己的就诊卡、社保卡或者上海市医保卡,就可以实现通过手机进行挂号、缴费、候诊和查取报告等操作。

“移动就医”的优势在于,无论是挂号还是缴费,时间都有大幅缩短。在一妇婴东院就医的孕妇庄小姐告诉文汇报记者,她每一次产检,都至少需要花费一个上午的时间,大量时间浪费在多次排队和等候上。而记者在现场通过支付宝钱包体验发现,在相同的时段内,使用支付宝钱包的就诊能节省将近一半时间。比如挂号成功后,患者可以选择居家候诊,待快轮到自己时再去医院,省却了在医院的等候时间。

一妇婴东院信息科主任庄思良告诉记者,支付宝与一妇婴合作首创了“预授权”方式,实现了“医保准实时结算”。所有自费病人均可使用支付宝钱包进行付款,而使用医保卡的患者在使用支付宝钱包挂号之后,医院会冻结该支付宝账号一定额度的费用,就诊过程中,患者可在医生工作台刷医保卡或社保卡,扣除医保结算费用,自费部分则同步在冻结额度中扣除。

“未来医院”瞄准大数据应用

近两年来,将互联网基因植入医疗行业的“移动医疗”越来越受到重视,特别是移动医疗信息服务。事实上,除了昨天与支付宝合作的“未来医院”计划之外,一妇婴在前不久还开通了微信预约功能。庄思良透露,目前平均每天有200多位患者使用此功能,微信预约可大大缓解用户在自助机前的排队等候时间,不过由于微信并非实名制,因此支付功能尚未真正启动。

而此次与支付宝的合作,意味着成功实现支付系统的移动化。截至目前,全国已经有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昆明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等9家三甲医院加入支付宝的“未来医院”计划。阿里小微金服集团O2O事业部副总经理张建钢透露,目前在全国主要核心城市,还有超过50家三甲医院已与支付宝达成合作意向,其中包括不少上海三甲医院。

在阿里的“棋局”中,这些将成为“大数据”的一部分,最终应用于医疗健康领域。支付宝O2O事业部医疗行业资深总监袁霞说,支付宝的未来医院目前尚处于一期工程,主要是现有医疗流程的优化;二期工程将包括在线诊疗、在线转诊以及医院信息系统上云等服务;而到了三期,“未来医院”将最终实现个人健康管理和大数据健康预警等功能。

“移动医疗”尚难满足专业需求

互联网巨头谋划着“移动医疗”领域的蓝图,医院对于“移动医疗”也有自己的需求:在移动信息服务上,医院乐于共享,但在更专业的医疗领域,移动医疗的技术水平却远不能达到专业需求。

一妇婴东院院长段涛的手腕上始终带着智能手环,他坦言,“移动医疗”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但目前的技术水平只能做到信息收集、数据传输等“基本功能”,技术还难以跟上专业需求。早在多年前,段涛就与国内多家可穿戴设备硬件厂商探讨设计适合孕妇的可穿戴设备。“举个例子,孕晚期孕妇需要定时到医院做胎心监测,但由于胎儿活动时间多半在晚上,白天的监测效果并不好,最好的方式是通过可穿戴设备监测。目前国内已经解决数字传输的问题,但缺乏符合人体工学设计的测定设备。”

段涛认为,随着“80后”、“90后”用户的行为习惯发生变化,国内医疗机构与移动互联网发生关联是必然的。在“移动医疗”的平台架构上,医院与互联网企业的大方向是一致的,但医院如何将物联网、可穿戴设备、信息化管理等专业解决方案引进来,如何在自身平台上融合消化,实现数字化医疗,也有待探索。